能源产业资讯网
当前所在:首页 > 民生访谈

BP首席技术官:技术创新是应对能源转型挑战的最佳选择

来源:中国新能源网 时间:2018-09-20 00:47:36浏览量:676

  日前,BP在京发布三年一度的2018《BP技术展望》,这是继2015年之后,BP第二次发布能源技术展望报告。报告聚焦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合计占到全球50%的中国、欧洲、北美三个国家和地区,围绕BP认为可以起到颠覆性作用的五大领域能源效率、数字技术、可再生能源、能量储存和脱碳天然气,进行了深入探讨和分析。

  那么,技术将如何推动全球应对未来能源需求持续增加,能源生产和使用却更加绿色低碳的双重挑战,企业又将如何应对?本报为此专访了BP集团首席技术官大卫艾顿(DavidEyton)。

  陆上油气资源可满足未来30年的需求

  中国能源报:技术进步会在何种程度推动石油上游业发展?

  大卫艾顿:全球的技术可开发资源非常丰富,包括煤、石油天然气、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波浪能、潮汐能和水能等。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无法预测政府在能源转型方面会推出什么样的新政策,或者说如何才能更好地理解政府推出的能源转型新政策,以确保投资的正确性,但无论如何,我认为应对能源转型挑战的最佳方案是努力追求技术创新和进步。

  比如在能源效率提升方面,通过更高能效技术的普及,我们预计全球一次能源消费总量能降低40%(不计成本因素)。而在油气领域,我们认为,在未来30年里,油气产量仍将保持大幅度增长,技术进步,尤其是自动化和数字技术、油气藏成像技术等,将能够让全球的石油、天然气可采储量到2050年分别增加50%、25%,同时技术有望使各类油气资源桶油当量的平均生命周期成本下降30%。

  中国能源报:目前的技术是否可以保障油气开发收益和环境保护之间的平衡,尤其是在那些目前受关注的深海与极地等高风险地区?

  大卫艾顿:我们很难预测全球对油气资源的需求,因此也很难预测全球范围内需要从深海、极地等高风险地区获取多少油气资源。

  目前看,全球现有陆上油气资源,也就是非高风险地区的油气资源,其供应量完全可以满足2050年前的全球需求。所以对于我们而言,挑战在于两点,一是如何以更加经济合理的方式开发现有陆上非高风险地区的油气资源;二是如何在开发这部分资源的同时,又最小化对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在BP内部,我们对每一个油气勘探项目,尤其是在那些环境比较脆弱地区的项目,都有专门的环境评估,未来我们也会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中国能源报:您认为石油企业应如何在提升油气运营效率、降低油气生产成本、探索新能源技术之间做取舍?

  大卫艾顿:对于BP而言,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简单的是与否。我们是两条腿走路,BP每年大概会投资10亿美元进行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同时每年还会投资5亿美元用于开发新能源。两个领域的投资不能简单类比。我们需要放眼未来几十年的发展,然后据此做出长远投资决策。

  我想强调一点,BP的业务焦点一直都是油气,在未来几十年内,我们仍将继续加大投入,不断完善在油气方面的业务。事实上,创新的形式或者业态是多方面的,包括技术、商业模式、融资,以及政策等。可以说,在新能源时代,我们希望提供多方位、全覆盖的解决方案,建立更多合作,并将这些不同的业态创新整合起来,以满足国家、企业和消费者的需求。

  脱碳天然气将在未来能源系统中扮演关键角色

  中国能源报:本次报告特别关注了脱碳天然气,您认为未来天然气行业的碳减排空间有多大,相应会有怎样的技术方案?

  大卫艾顿:我们预计全球天然气需求将持续增长至2040年,到2050年与天然气相关的甲烷排放将会得到有效控制,逸出量将接近于零。我想全球有一半的市场很难真正实现电气化,在这部分市场中脱碳天然气将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总体而言,未来有两个天然气脱碳技术趋势值得关注:一是碳捕捉、利用与封存与利用(CCUS)技术,二是核能制氢技术。

  根据我们的预测,脱碳天然气的发展速度虽然不及数字创新技术、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以及储能技术,但仍将在最具成本效益的能源结构中占据重要地位,而碳价将推动脱碳天然气得到更大规模的发展。我们预测在全球范围内如果二氧化碳价格上涨至每吨100美元,运用CCUS技术对燃气发电厂进行脱碳将具有成本效益。同时还可助力建立生物质制天然气,以及天然气与氢、与电相耦合的低碳能源系统。有研究表明,氢可按照最高10%的体积比例在天然气管网中与天然气混合,无需进行系统改进即可用于供热或发电。

  据由全球商界牵头建立的氢能委员会预测,到2050年,氢能将占据能源消费总量的20%左右。

  中国能源报:碳定价或碳市场政策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低碳技术的发展?

  大卫艾顿:我想在一个经济体内部,应该实现不同行业之间碳定价体系的协调和统一,否则可能无法真正实现低碳技术利用的经济和高效。与此同时,还需要考虑如何平衡不同领域对于碳减排和碳利用之间的需求差异,只有这样才能使企业做出更符合市场规律,并能够带来更高效益的选择,并同时促进成本降低。对于碳价来说,我认为一个恰当的做法是政府设定方向,制定规范,企业根据自身情况做出最佳优化决策。

   柴油车减排应充分挖掘天然气潜力

  中国能源报:对炼厂而言,未来技术进步的驱动力有哪些?

  大卫艾顿:炼化技术事实上已经发展一百多年了,未来此类技术的改变或者说进步空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炼厂需要根据消费者的不同需求,有针对性地提供不同类别的产品,在创新方面也应有所侧重。我认为想炼厂未来驱动力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随着发动机技术的变化,炼厂要提供对应标准的新燃料。第二,炼厂可充分利用现有的数据分析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真正实现从原油勘探、石油炼制,到客户产品供应等全流程、端到端的优化。事实上,这个优化为炼厂带来的经济效益提升空间非常大,一方面可以增加产能,另一方面又能够降低单位生产成本。第三,炼厂需要探索如何以更加低廉的成本去捕捉或存储碳。

  中国能源报:关于柴油车的减排,除了油品升级以外,目前市场上有多种技术路线,您如何看待这些技术路线的发展前景?

  大卫艾顿:事实上,柴油车的碳足迹比汽车的碳足迹要低。在柴油机方面能够应用的技术乃至已经应用的技术要远多于汽油机。可将柴油机的成熟技术应用于汽油机,推动汽油机的进一步发展。

  在卡车、船舶、飞机这些对能源密度要求非常高的应用领域,很难真正实现对柴油的替代。如果把眼光放在中期, LNG、生物燃料、甲醇燃料都可以帮助降低柴油车的碳足迹,推动柴油车的碳减排。但对于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这些新技术的应用成本各有差异,需要因地制宜做出最优选择。长期看,交通领域实现纯电动化非常困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在最新版的、前瞻到2050年的《BP技术展望》到2050年技术展望中,建议充分挖掘脱碳天然气技术的潜力。我们认为,长期看,尤其是对一些重型的交通工具而言,这是一项是最佳的解决方案。(文丨仝晓波)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X